新电邮里的哈尔·芬尼,距离「中本聪」最近的人?

IP归属:广东

撰文:Adam Cochran

编译:Frank,Foresight News

编者按:前不久,中本聪早期合作者 Martti Malmi(Foresight News 注,早期的比特币开发者,更为社区熟知的代号是 Sirius)披露了他与中本聪的的整个电子邮件历史记录(推荐阅读《尘封 15 载首曝!隐藏在电邮里的中本聪与比特币往事》),成为「中本聪」档案中最重要的补充。

而哈尔·芬尼(Hal finney)作为比特币开发者与先驱,是第一位经由交易机制得到比特币的人——2009 年 1 月 11 日,哈尔·芬尼发布全网首条提及比特币的推文「Running bitcoin」,中本聪向他发送 10 枚比特币。

因此一直以来,哈尔·芬尼都被视为是最有可能的中本聪本尊之一,本文就旨在对这份新披露的电邮记录抽丝剥茧,试图进一步探寻哈尔·芬尼与「中本聪」身份之间可能存在的关联关系。

我一直认为哈尔·芬尼(Hal finney)是「中本聪」这个身份背后的主要人物(另外可能还有 1 或 2 个次要角色),而且我认为 Martti Malmi(Sirius)最新披露的当年与中本聪的电子邮件记录极大地支持了这一点:

首先,我们可以了解到在 2009 年 7 月,中本聪确实有另一份工作,而此时哈尔·芬尼正在美国加密技术开发商 PGP 公司工作,二者的时间重叠。在这段时间附近的几个月里,哈尔·芬尼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并于 8 月被诊断出患有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即「渐冻症」)。

也就是此时,邮件记录里显示,中本聪指出哈尔那段时间会很忙。

2010 年 3 月 7 日到 2010 年 5 月 16 日之间的某个时间,中本聪消失了一段时间,并表示他正忙于其他事情。

这既是 PGP 公司被出售给杀毒软件开发商赛门铁克(Symantec)的时期(2010 年 4 月),也是哈尔开始经历健康状况下降的时期

2010 年 11 月,哈尔在经历没有以自己的名义做出太多贡献的一段时间后,「重拾」了比特币相关的工作。

他加入了 Bitcointalk 并变得活跃起来,包括为更快的比特币签名发起提案,并在几个月后发布这些建议。

2010 年 12 月 5 日,中本聪认为维基解密不要使用比特币,因为他担心遭到报复。

随后的 12 月 11 日和 12 日,我们收到了他关于维基解密捅了马蜂窝——遭受 DDoS 的最后公开消息。

2010 年 12 月 7 日,中本聪向所有主要贡献者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要求将他们列在网站上。

同时他也从网站上删除了自己的信息,显然他已经明白自己最终要退出,但他没有向任何人提及这一点。

2010 年至 2011 年期间,大量的顶级比特币持有者钱包被创建,并且从未进行过提款(这会在未来变得异常重要)。

2011 年 2 月 22 日,中本聪向 Martti Malmi 发送了两人之间的最后一封电子邮件,并附上了 PGP 签名以提供网站管理员密码。

2011 年 4 月 26 日,中本聪最后一封已知的私人电子邮件发送给 Gavin Andresen(Foresight News 注,Gavin Andresen 是比特币社区的早期技术先驱,在中本聪离开后主导建立了 Bitcoin Core 和 Bitcoin 基金会),他在邮件中提到自己「转而从事其他事情」。

这也是在哈尔开始贡献和参与比特币签名验证工作之后。

大约 2012 年 9 月,哈尔开始探索可信平台模块(TPM)的想法。

到了 2013 年 3 月,他在 GitHub 提交了关于 BFlick Bitcoin Flicker 的代码,并在 2013 年 3 月 17 日宣布了这一消息。

2013 年 3 月 19 日,Hal Finney 发布了一篇名为「Bitcoin and Me」的帖子,他谈到了自己在 2009 年被诊断出患有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SL),并提到在这之前,他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衰弱(大约是在中本聪 2009 年消失的同一个时间段)。

他指出自己在「2011 年初被迫退休」,与此同时,那段时间的中本聪正好将比特币的控制权交给了其他人。

然而,哈尔在 2010 年 4 月被赛门铁克收购期间就离开了 PGP 公司,2011 年初,根据已知消息他没有其它的雇主。

他此时显然并不是在谈论为自己工作,因为直到 2013 年 3 月他仍在继续编写 BFlick 之类的代码。

他还在这篇帖子中表示,他仍在编写代码,只是速度很慢,并且「编程给了他目标」

那么他所言的在 2011 年退休,是从什么地方退休呢?

他还声称,2010 年当他「重拾」比特币的工作时,他将大部分比特币转移到了离线钱包中,以便留给他的继承人。

这倒可以解释 2010 年底至 2011 年中期有些钱包出现大量资金流入,但对应却缺乏资金流出,并且也解释了为什么支出如此之少。

至于最初的中本聪钱包,我们从 2012 年的一篇帖子中了解到,哈尔第一次收到比特币交易的钱包私钥位于一台旧电脑上。

根据他所描述的疾病进展,我们知道哈尔很可能在 2009 年底至 2010 年初的某个时候改用了非传统方式与用户交互的计算机(Foresight News 注,可能为面向「渐冻人」提供的以语音、触觉或体感等形式交互的计算机)。

中本聪首个钱包地址的最后一次转出交易是 2009 年 1 月。

2013 年 3 月 22 日,哈尔赞扬了中本聪从该项目「优雅地消失」的决定。这很奇怪,因为中本聪没有向任何人解释离开的原因。

他消失了,很多人做出了相反的决定。

然后我们在 2014 年的一次采访中得知,哈尔的病情恶化到只能回答是或否的问题。

但同时据他在 PGP 公司的前老板 Zimmerman(Foresight News 注,加密算法 PGP 的创始人)说,哈尔实际上负责撰写 PGP 2.0 的大部分内容

Zimmerman 正好曾差点因加密工具违反武器出口管制而被起诉,这或许就是哈尔希望淡化他的行为的原因。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中本聪害怕维基解密及面临的争议,他可能看到过他的前任老板遭受的类似压力。

这次采访发生在 P2P 基金会账户发布「我不是 Dorian Nakamoto」声明之后大约 20 天(Foresight News 注,2014 年 3 月 7 日,美国新闻周刊的一篇文章声称比特币的创造者是一位 64 岁的日裔美国人,名叫 Dorian Nakamoto,随后中本聪在 P2P 基金会的帐户发布该澄清消息——「我不是 Dorian Nakamoto」)。

其实该声明可以通过家庭成员完成,因为它无需 PGP 密钥即可轻松登录,而哈尔也于 2014 年 8 月去世。

当哈尔在跑步时怎么办?

有意思的是,2009 年 4 月 18 日,哈尔参加了一场 10 英里的跑步比赛,该场比赛于太平洋标准时间 9:18 结束。

在那段时间,中本聪发送了电子邮件和比特币

在比特币白皮书和早期发给 Adam Back(Foresight News 注,Blockstream 首席执行官)的电子邮件中,比特币的摘要都写着「我们提出」。

人们还经常提到比特币的某些部分与哈尔的风格不符,并且涵盖了许多学科

但正如我们从他与其他贡献者的电子邮件中看到的那样,中本聪经常寻求其他人的支持和参与,而且他所有的通讯时间都在 PST 时区范围内

但是他的一些电子邮件仍然使用英联邦拼写方式

尽管他在 2010 年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使用了「cheque」一词,但最终还是不得不向 Martti Malmi 询问欧洲的付款方式。

英国是欧盟 / 欧洲经济区的一部分,这是英国人都知道的。

2009 年,他还说过「realize」,这是美式 / 加拿大式拼写方式,似乎排除了澳大利亚 / 英国。

但是,到了 2010 年,在他突然回归之后,他又使用了「realise」

当然,世界各地的许多英语使用者会混合使用美式和英式拼写方式,但他们往往在选择时保持一致,改变拼写方式可能暗示着其他人操作或自己试图隐藏写作习惯。

归根结底,我认为哈尔还有其他一些早期的小贡献者在项目初期离开了比特币,但「中本聪的大部分是他」。

到 2010 年,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而「比特币开发者」的去世将会扼杀他心爱的项目。

于是中本聪就消失了,哈尔重新加入,在他每况愈下的情况下做出了尽可能多的贡献。

他将自己的比特币转移到冷钱包中,留给他的孩子和子孙后代,并让其他人承担起比特币的职责,并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中本聪。

在看到他的前老板 Zimmerman 因自己编写的加密代码而几乎被指控进行军火交易后,他极力隐藏了自己的身份。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改变了自己的写作风格,引用了英国的东西,但在私下谈话中仍然掩饰不了自己对欧洲经济区 / 欧盟的缺乏了解。

也许 Dorian Nakamoto 是早期贡献者,在哈尔外出跑步时发送 BTC 给他,或者也许他只是哈尔选择使用的一个当地名字,并认为比特币永远不会达到如此规模。

哈尔在他最后的帖子中谈到中本聪时说道:「你如何找到一个一生都在掩盖自己踪迹的人」。

直到 2014 年,我们才知道哈尔在 PGP 2.0 中到底扮演了多么重要的角色,即使通过比较代码,许多人也不会猜到其中有多少是哈尔完成的。

BTC Maxi(比特币至大主义者)不喜欢哈尔是中本聪的说法,因为哈尔对于比特币的未来发展持开放态度:

他希望它变得更环保,他支持分叉、BitDNS、zerocoins,并使用 OP_PUSHDATA 来支持比特币之上的其他协议。

这与永不改变的比特币 Maxi 叙事不符。

但哈尔是一个伟大的梦想家和聪明人,他看到了它可能成为什么,而不是它现在是什么。

虽然有些人永远不想知道中本聪是谁,并认为这破坏了「我们都是中本聪」的信息,但我不同意。

如果中本聪是一个死去的、被抓获的或者被关闭的政府项目的匿名人物,我就不那么感兴趣了。

如果他真的是具有预见性并谦卑地完成隐退,以让比特币继续存在,那对我来说就非常有趣了,我认为后者才是真相,并且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哈尔。

通过退居幕后,他使得比特币成为每个人共同拥有的东西,他让每个人都成为中本聪,这个小小的决定是其他纯 PoW(工作量证明)货币无法复制的东西。

那一刻定义了比特币,并非通过将其移交给下一个领导者,而是赋予它灵魂:

一个永远无法完全融入其中的幽灵的灵魂。

本文来源:陀螺科技 文章作者:ForesightNews
收藏
举报
ForesightNews
累计发布内容57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陀螺科技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ForesightNews专栏: https://www.tuoluo.cn/columns/author1893092/

本文网址: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10111558.html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科技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