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周爆卖 5 万台,创始人吕骋回应 Rabbit R1 到底是什么?

IP归属:广东

撰文:芯芯

编辑:靖宇

来源:极客公园

2023 年,是 AI 软件崛起的一年。

而 2024 年,或许将成为 AI 硬件逐渐崭露头角的一年。

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 CES 2024 上,一款名叫 Rabbit R1 的消费级 AI 设备首次亮相,便抢走不少产品风头,首批 1 万台迅速售罄。紧随其后的几个批次也在短短几日内卖完。

该设备在引爆 CES 后,被捧为 AI 领域的一大突破,创造了一种「后智能手机的体验」。与此同时,技术社区和媒体对 Rabbit R1 褒贬不一,既有不少 AI 硬件角度的积极评价,有对设计缺陷的关注和对存在意义的质疑。

它究竟有什么用?是又一次 AI 炒作的产物?还是 AI 时代的下一个 iPhone?

近日,Rabbit R1 背后的公司 rabbit inc 创始人吕骋,出面回应了关于 R1 这个「AI 爆款」硬件背后的思考,以及 AI 创业者在当下的热潮之中,应该怎样与巨头竞争。

01 R1「爆卖」5 万台

「第五批的 1 万台 Rabbit R1 设备已经卖完。」rabbit 公司上周宣布了这一消息。

自亮相以来,Rabbit R1 吸引了科技圈的广泛关注,截至目前已经卖出 50000 台,第六批预购已开始,交付至少需等到六月。甚至有人已经加价几百美元,将 Rabbit R1 挂在 ebay 上进行拍卖。

第五批 Rabbit R1 宣布售罄 | rabbit

对于很多买家来说,在外观上,这台方形机子首先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复古感的橙色外壳,如同上世纪的掌上游戏机。

机子的触摸屏是 2.88 英寸,有一个滚轮用于浏览 AI 执行任务的信息,有一个按下即说按钮,还有一个带有隐私门的旋转摄像头,可以执行计算机视觉任务,比如识别物品。

设备内部配置 4GB 内存、128GB 存储,搭载 2.3GHz 联发科处理器,有 Wi-Fi 和蜂窝连接选项,一个 USB-C 端口和一个空的 SIM 卡槽,设备价格为 199 美元。

Rabbit R1 规格和结构 | rabbit

但与智能手机不同,Rabbit R1 没有独立的应用程序,而是通过自己的操作系统 Rabbit OS 连接手机应用。

简单来说,Rabbit R1 如同一个 AI 代理人,替你操作手机。

据其公司介绍,Rabbit OS 是首个建立在 Large Action Model(LAM 大动作模型)上的操作系统。在 AI 功能层面,LAM 与 LLM 的区别在于,可以处理自然语言并转化为可执行任务。LAM 能与常见应用程序(如 Apple Music、Uber、eBay 和 Amazon 等)交互,支持语音命令,代表用户执行复杂任务,如制定旅行行程、订票、购物、发送信息、控制音乐、回答查询等。

这个基础模型据称可以通过学习用户在使用特定应用程序时的意图和行为,来推断和建模人类在计算机界面上的操作,然后模仿和执行它们。在不久的将来,用户可以教会自己的「rabbit」执行特定任务,比如使用图片编辑软件从照片中去除水印。

「这些功能,使用户能够比在最强大的旗舰智能手机上更快地触发动作。」rabbit 的官方声明称。

而且,隐私保护是 Rabbit R1 的一个卖点,其称设备没有「始终监听」模式,远场麦克风只在按下 Push-To-Talk 按钮时才录音,旋转摄像头设计以确保隐私,用户可随时擦除存储数据。

R1 的摄像头可以宣传,能保护隐私|rabbit

不过,在 Rabbit R1 风靡的同时,一些人对设备的设计提出了质疑。比如「如果你是左撇子怎么办。」或者「右侧有很多空间浪费,因此即使你是右撇子,也无法用拇指触及整个屏幕。」

除了对左撇子不友好,还有网友不满设备的厚度,认为扬声器有点刺耳,或者吐槽 SIM 卡槽仅支持 4G LTE 速度等。

此外,还有实用性层面的质疑,即 rabbit 为何不直接开发手机应用程序,而费事制造一台硬件设备。有硅谷软件工程师直言,「我用手机 app 就行,只要一台设备就行,为什么要两台,本来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要搞这么复杂。」「而且 LAM 是否也有 LLM 的缺陷?Large Action 出错了怎么办?是否还要花时间确认设备是否真的执行了任务?」

尽管如此,在体验上,还是有玩家认为这些所谓的问题都可以「原谅」,表示 R1 是一种突破性产品,提供了一种与技术互动的全新方式,乃至于创造了一种「后智能手机的体验」。

还有的买家纯粹觉得,「它看起来很酷」「很可爱」就够了。

更有甚者认为,「就是它了。这就是 AI 时代的 iPhone 时刻。Rabbit R1。」

有网友称 Rabbit R1 是 AI 时代的 iPhone 时刻| X

02 R1 不是「AIiPhone」

创造这台橙色机子的公司叫 rabbit,成立于 2020 年,总部位于加州洛杉矶,由一群 Kaggle 大师、前谷歌工程师和多次创业者建立。

在 Rabbit R1 发布会上,rabbit 首席执行官吕骋(Jesse Lyu)站在黑色背景前,穿着黑色 T 恤,手持一台鲜艳的橙色设备。在那之前,他最为人知的身份是渡鸦科技创始人。

吕骋本科毕业于英国利物浦大学,专业是金融数学和市场营销,曾是 Y Combinator 创业营的两届毕业生。他在 2013 年创办了渡鸦科技 Raven Tech,开发了会话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统,后被百度收购,用于智能音箱,因为这个原因,他曾在百度工作过一年多。

到了近几年,吕骋与瑞典消费电子公司和制造商 Teenage Engineering 的创始人 Jesper Kouthoofd 联系紧密,在该公司担任董事会成员,Rabbit R1 机身也是和 Teenage Engineering 合作设计的。

截至目前,rabbit 已从包括 Khosla Ventures、Synergis Capital 和 KAKAO Investment 在内的投资者那里筹集了约 3000 万美元的资金。

rabbit 首席执行官吕骋演示 Rabbit R1 | rabbit

「今天是人机交互新时代的开始,」rabbit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吕骋说道,「我们已经到达一个我们的智能手机上有数百个应用程序,其复杂的用户体验设计使彼此之间无法通信的地步。结果是用户对其设备感到沮丧,并经常迷失方向。」

吕骋称,rabbit 现在正努力通过 AI 建立「一种直观的无应用体验」,大型 Large Language Models(如 ChatGPT)展示了通过 AI 理解自然语言的可能性,而他们的 Large Action Model 则「更进一步,它不仅仅是对人类输入生成文本的响应——它代表用户生成并执行动作,以帮助完成任务。」

他强调,Rabbit R1 现在不是想取代手机,而是一种「与手机完全不同」的东西。

吕骋认为,手机市场被两个强大的操作系统把持,它们已经在形式和用户体验上深深根植于消费者的预期,对于一家规模较小的初创公司而言,若试图挑战这一局面,将导致永无止境的竞争。

那么,为什么还是要制造硬件,而不是应用程序?

吕骋承认,Rabbit 在理论上可以是一个软件产品,但他的担心是,「App 相对容易构建,但也容易被复制,在维护和建立客户忠诚度方面非常困难。」

他还认为,除了需要为 iOS 和 Android 创建和维护应用程序的麻烦,在这两个平台,「并不是说它们恶意,但它们有权随时将你摧毁。」同时,苹果等公司可能会看到他的代码,「记住在 App Store 早期最受欢迎的应用之一叫做手电筒,现在看看发生了什么?苹果只是将该功能纳入了 iOS。」

「因此,构建应用程序对于初创公司是否可持续呢?也许不是。」尽管硬件昂贵且具有挑战,他认为硬件能为公司业务提供更多护城河,「作为初创公司的最佳方式是在硬件上降低风险。」

这也并不是说硬件就是完美的,「我们并不是说你应该抛弃你的手机,也没有妄想认为携带两个设备比一个更好」,只不过,当下这个阶段,吕骋觉得他们首先要解决的是软件体验,产品人体工学的问题优先度置后。

目前的产品更多的是一种平衡,按他的说法,属于「带着宏远愿景」但又「谦虚谨慎而大胆的小步」。前者在于人机界面变革的机遇,后者的意义在于,他们想用 Rabbit 这个「新的小玩意」让用户回到 90 年代的美好时光。

Rabbit R1 的设计灵感来自无线电操作员的设备,其中包括巨大的对讲机按钮,追求有趣和可靠性。

R1 的按钮模仿的是对讲机的 Push to talk 设计|rabbit

吕骋称,那个按钮设计是一个不需要大脑思考就做出的决定,因为这种按钮让人感到熟悉,可以获得实际的模拟反馈,满足可靠控制的渴望,相同的设计想法也贯穿于 Rabbit 的滚轮和摄像头中。

至于 AI 硬件究竟意味着什么,吕骋认为,AI 的 iPhone 还很遥远。在他看来,硬件创业困难,AI 硬件领域是全新的,没有人能在第一次尝试中做到任何事情,为了降低风险,他在 Rabbit 的设计方面选择更加保守。

对于 Rabbit R1 的尝试,还是有行业名人表示认可。在 2024 达沃斯论坛期间,微软首席执行官 Satya Nadella 表示,自乔布斯于 2007 年首次推出 iPhone 以来,Rabbit OS 和 R1 的演示可能是他见过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演示之一。

03 AI 硬件大战开启

现在,硅谷工程师们都在争相搞人工智能的下一个大事情。

在 AI 发展迅速的背景下,吕骋觉得,他们必须现在就推出产品,把握战略上的时机。

市面上已经开始涌现越来越多围绕 AI 创造的硬件,有些产品只是与聊天机器人连接。吕骋为了凸显自家 Rabbit R1 的便宜,还在发布会的屏幕上展示了 Humane 的 AI Pin 等硬件设备,作为一种对比。

Humane 是一家由前苹果高管成立的硬件初创公司,他们做的可穿戴设备 AI Pin 于去年 11 月公开亮相。但先飞的鸟并不能保证和代表成功,在发货任何设备之前,有消息显示,该公司 1 月初已经裁了 4% 的员工。

前苹果高管创业推出 AI Pin | Humane

与此同时,科技巨头也已经加入实验场。谷歌正将生成式 AI 集成到其硬件产品中,Pixel 8 系列已经包含了一些利用生成式 AI 的照片编辑功能,如「Magic Editor」和「Best Face」。最近的 Pixel 8 Pro 更新还启用了生成式 AI 摘要和 WhatsApp 的自动回复建议。

围绕 AI 硬件,谷歌在未来可能还有更多计划和动作,包括在 Pixel 9 上推出新 AI 助手,以及具有物体识别功能的 AI 眼镜等。

亚马逊的智能音箱产品也将迎来生成式 AI 的加成,去年就预告了基于新的大语言模型构建的新版 Alexa,使其表现更加接近人类。

苹果的行动也备受关注,但苹果在生成式 AI 方面并不高调。据称 CEO 蒂姆·库克并不觉得必须在 iPhone 的相关功能名称中加上「AI」,但有传言称苹果已经有关于生成式 AI 的重要计划,包括在 Siri 中引入大型语言模型,建造 AI 服务器等。此外,在去年底的一篇研究论文中,苹果研究人员描述了一种在内存有限的计算设备上运行大型语言模型的新方法。

OpenAI 方面,CEO Sam Altman 除了支持过 Humane,已经与前苹果设计高管进行了一些关于消费者 AI 设备的讨论,据称还与软银的孙正义进行过筹集 10 亿美元资金的谈判,至于如何面对这些巨头的竞争,吕骋在 X 上有这么一段回应:「一种普遍看法是,哦,苹果可以做,谷歌也可以做,那你只会被碾压。是的,它们作为巨头可以做任何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就此停滞不前、投降,连试都不试。那样的话初创公司根本不会存在。」

「如果我一开始就认为我们的想法是最好的,我们的初创公司一定会成功,那我就是在妄想。我创建 rabbit 只是因为我没耐心等这些巨头来做。」吕骋说道。

他打了这么一个比方:「你宁愿成为浪潮本身,镇上最优秀的冲浪者,还是漂浮的尸体?用户会在海滩上悠闲地选择最好的沙滩晒太阳,欣赏美景,但创始人却不是这样。」

「成功不在于想法,而在于执行和速度。」吕说道。

本文来源:陀螺科技 文章作者:区块新视野
收藏
举报
区块新视野
累计发布内容132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陀螺科技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区块新视野专栏: https://www.tuoluo.cn/columns/author366714/

本文网址: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10111344.html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科技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