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对话Chris Dixon:讨厌微软、放弃Web2,a16z的另类加密之路

IP归属:广东

来源/Fortune

编译/Ning

2022年10月,就在 FTX 崩溃几周前,Chris Dixon完成了一本关于加密货币的书,这位风险投资家和乐观主义者希望与大家分享他的区块链技术愿景。在谷歌和Facebook等公司还未占领互联网世界前,Dixon就已在互联网早期时代创办公司,并相信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可以重塑开放互联网的早期构建模块。

然而到了2022年底,这一愿景被SBF等事件重挫。FTX崩溃是行业转折点,对于许多行业外人士而言,加密货币被贴上了欺诈标签。

“我当时的想法是很沮丧,我为自己的付出感到难过,Dixon说道。“但是我想,我可以把这看作令人沮丧的时刻,又或者把它视为一个机会。”

他有着科技领域数十年的丰富工作经验,曾是早期AI公司的企业家、天使投资人,后来成为风险投资巨头Andreessen Horowitz (a16z) 的合伙人。他从未设想过如今公众对区块链项目的看法与他自己的理解之间存在天壤之别。“我会尝试缩小这一差别”。

最终他完成了《Read Write Own》,在书籍中对区块链意义、发展与挑战进行了深刻剖析。尽管年仅52岁,但他已然是加密货币领域的元老级人物。他认为,区块链不仅仅是“数字上涨“赌博和玩物,它是一种分布式软件,可以将互联网从企业霸权手中释放。

而作为 a16z 加密公司的负责人,Dixon绝不仅是一个纸上谈兵的理论家,他与加密领域具有深切的利害关系,以数据来看,其投资者资金就高达76亿美元。

01

封闭与开放,“大教堂和集市”

 

Dixon从网络的角度来看待互联网——不仅是连接方式,还包括不同的技术如何相互作用来构建网络基础设施。

大众所认知的互联网,大部分内容都是由巨头公司拥有和集中控制。从 WhatsApp到Gmail,再到提供支持的云计算服务,多数服务都由少数几家公司运营,巨头公司不仅决定了平台的运营方式,还吸纳了几乎所有利润,深度摧毁多个传统行业。

这一事实在最早期大相径庭。互联网早期开发者曾致力于设想构建更为开放网络,以民主方式进行管理,将决定权交给人民——或者至少是关心项目的人。

这一愿景目前仍然存在于现代互联网的构建模块中,通过诸如标准化电子邮件通信的 SMTP 和帮助计算机相互通信的 HTTP 等协议实现。另一代表是DNS,它允许访问具有人类可读名称的网页,而不仅是一系列数字,例如Fortune.com。

这类协议是免费的或成本非常低廉,又或者是开源,由负责运营而不是寻求利润的非营利组织管理。它们的存在是电子邮件不受 Google 控制、URL 不受Amazon控制、网络不受Microsoft控制的原因。

“我一直不喜欢微软,”Dixon告诉我。对于科技界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这种说法颇为离谱,尤其是他还在风险投资公司工作,而他工作的这家风险投资公司向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公司投资了数十亿美元,并成为了推动建设如今互联网的主要推手。

Dixon表示,他的职业生涯始于对开源软件(如操作系统 Unix)的热爱,而这也是区块链吸引他的原因。他是一位高产的博主,2009 年左右,他开始撰写有关互联网中心化的文章。当时,他被编码员Eric Raymond创造的一个名为“大教堂与集市”的比喻所吸引。在 “大教堂 ”模式中,软件被严格限制在内部开发人员的范围内,开发人员受雇于公司,他们可以建造精巧的结构,但不对外界贡献者开放。与此相反,集市则代表开源--忙碌而无秩序,通过合作构建活跃生态。

当时,Twitter 和 Facebook等企业试图将平台打造成集市。它们邀请开发者在自己的平台上开发应用程序,Twitter承诺支持RSS(另一种允许用户关注不同网站和博客的开源协议)。尽管如此,Dixon知道它们更像是“大教堂”,他在文章中提到,它们可能会切断访问。他在2009年10月的博客中写道:“问题是 Twitter 并不真正开放。”在2009年10月的博客中写道:“在某些时候,Twitter 需要赚钱来证明自己的估值是合理的”。当然,他是对的。

与此同时,当年,化名为中本聪的人发表了白皮书,向全世界介绍了比特币。Dixon并没有立即推崇,因为中本聪将最初的加密货币设想为一种新的货币形式,而Dixon则更关心更广泛的基础设施协议。不过,他还是看到了区块链的价值--一种新型网络,其所有权可以分散,由参与者管理,并由智能合约运行。

作为天使投资人,Dixon投资了部分企业,但影响力相对有限。2012年,Dixon加入了a16z和风险投资联盟。他对我说:“我想加入风险投资公司的唯一原因是,我可以借助大型平台真正尝试探索新的未来计算。”

他告诉我,“区块链是否会成为未来,在当时存在分歧。”Dixon最早的赌注之一是在2013年投资了新生的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但他也投资了VR公司Oculus(后被Meta收购)和无人机初创公司Airware(已于2018年倒闭)。

他期望比特币的发展方式能让软件开发者添加新功能,并扩展区块链的使用案例,但是比特币团队从未做到这一点。与此同时,Ethereum在2015年横空出世,并允许编码人员创建去中心化应用程序。就在三年后,A16z 推出了第一支加密专用基金,由Dixon牵头。

02

投机的“糖衣炮弹”

Dixon对区块链的主张很简单--这在他的书名中得到了很好的概括。互联网的第一个时代,在早期协议和网络浏览器等创新技术的推动下,用户可以消费--阅读--信息。第二个时代由 Facebook 和苹果公司等企业网络推动,让用户能够创造-编写-个人UGC。第三种由区块链驱动,将让用户开始掌控从决策到收获的全过程。

例如,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媒体平台将允许用户对内容审核进行投票,并保持代码开源,以允许第三方应用程序建立充满活力的生态系统。即使没有平台的广告收入,用户也可以真正实现个人内容的货币化,代币系统可以分配收益,并起到治理的双重作用。

这是一个美好愿景,但在比特币出现超过 15 年后,仍未实现。这并不是因为没有尝试,以消费者为目标的加密货币项目层出不穷,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投入不断催熟。然而,加密货币仍然没有迎来它的 “ChatGPT “时刻。

加密货币领域的常见说法是,行业正处于早期--普通人耗费几十年时间才接触到互联网。第一篇关于人工神经网络的论文发表于 1943 年,比 ChatGPT 的推出早了 75 年。Dixon承认,他经常对趋势判断过早。他在 2009 年建立了自己的首家人工智能公司,但由于技术不达标,最后卖给了 eBay。

Dixon相信 “功能均等”,即加密应用程序只有在与非区块链竞争对手一样出色时才能流行起来。由于效率低下、成本过高以及长期存在的安全问题,这一天仍然还很遥远。他评价道:“当一笔交易需要花费10美元时,你能开发出多少杀手级应用呢?”不过,Dixon认为,有一种 “乐观的设想“,即在未来12个月内,区块链的计算能力就能达到足够的水平。我问他,我们是否会像他的第一次人工智能企业一般,在十几年后才能实现。“他笑着说:“我希望不会”。

与此同时,加密货币唯一受到关注的方面就是投机--从最近热炒的比特币 ETF到FTX这种数字资产赌场。

大家总是在谈论价格,“a16z 投资公司 Uniswap Labs 的首席运营官Mary-Catherine Lader告诉我。“利益是原始的吸引力”。

Dixon将加密货币投机狂潮形容为 “糖衣炮弹”。它不仅给这个领域创造了负面形象,挤出用户,还让他所投资的公司遭受重创,这些公司多正试图建立更不被人重视的基础设施。他告诉我,“最近街上经常有人在说,。”他指的是最近Solana上的爆火meme。

对此,Dixon承担了略为不一的风险投资人的角色,他开始耗费精力在华盛顿游说制定法律监管加密货币。和许多业内人士一致,他认为美SEC正在扼杀创新,因为它在打击像 Solana 这样提供实用性的代币和诸如Coinbase的本土公司,却允许所谓的垃圾币和离岸交易所蓬勃发展。

A16z crypto 聘请了前监管者和政治工作人员,而Dixon本人也是一位捐赠者,OpenSecrets 的公开数据显示,他向超过10位对加密货币友好的国会议员提供了捐款。Dixon的老朋友、创投界传奇人物Ron Conway告诉我:“与立法者会面是一项艰苦而乏味的工作。大多数风投公司都对这种活动避而远之。”

Ben Horowitz是a16z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他告诉我,该公司是在看到 Meta等大型科技公司在华盛顿施展影响力之后,才决定加入游说行列的。“这些拥有垄断产品的强大公司在华盛顿非常活跃,他告诉我。“如果没有人代表小科技公司,我们就会被监管控制,创新速度就会大大放缓。”

03

房间里的风险大象

 

A16z 成为去中心化网络的拥护者,而这对Dixon而言也颇有讽刺意味。凭借对 Airbnb、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公司的投资,这家风险投资公司推动建设了企业主导的互联网时代,而Dixon却让大家勇于摆脱这一时代。

Dixon说:“我原以为互联网会更加分散,但我错了。我们既不知道,也不想创建一个会导致风险投资消亡的系统,因为会有四家公司控制互联网。”

据Horowitz估计,除了照片分享应用BeReal外,a16z 已经基本放弃了Web2投资,甚至在其加密货币基金之外也是如此。(他没有提到该公司出资4亿美元帮助马斯克在 2022 年收购了Twitter)。“这是风投的优势,Horowitz说。“多投资是必要的。”

虽然风险投资公司可以分散筹码,但就加密货币而言,大规模风险投资公司的参与仍会引发担忧,毕竟其也会破坏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与其他加密货币风险投资公司一样,a16z 在投资时经常以代币代替传统股权,这意味着它会对项目的治理产生巨大影响。

这种担忧引发了争议,比如当 a16z 支持 Uniswap 使用其另一家被投公司 LayerZero而不是Wormhole作为底层基础设施的提议时,虽然a16z试图通过向学生社团和非营利组织分发代币来转移批评,但 Crypto Twitter 上加密纯粹主义者指责该公司 “拥有”了 Uniswap 表面上开放的协议。

拉德在 Uniswap实验室工作,而Uniswap 实验室在技术上与 Uniswap 协议是分离的。尽管如此,她认为去中心化并不能保证所有权的平等分配,而是 “公平、开放访问 ”的指标。

困扰加密风险投资的另一个问题是,他们倾向于抛售代币获得短期收益。在传统风险投资中,公司会持有投资数年,直到通过首次公开募股或收购退出。而对于加密货币,代币可以在短短一年内抛售。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兼职教授Omid Malekan表示:“如果你是一家加密风险投资公司,你的义务就是尽快套现。这种设计对大多数加密项目的长期生存能力带来了阻碍。”

Dixon承认,许多加密风险投资公司的运作方式更像是对冲基金,但他表示,他推动延长锁定期--他甚至帮助在拟议的加密立法中引入了这方面的条款。他告诉我:“短期激励非常危险。根据 a16z 发言人的说法,该加密货币基金仍持有其在私人市场交易中购买的所有代币的94%。”

对Dixon而言,更重要的问题是加密项目对于风险投资的必要性以及随之而来的收益。他认为,a16z基金的受益者不仅将成为下一代互联网的基础,而且还将收获数十亿美元。

这个问题问到Horowit时,他把这场投资比作DNS。他们并不是直接投资于公用事业,而是投资于代币--类似于风险投资公司在网络发展初期购买大量的网址。他说:“我不认为这存在对立关系”。

学者马勒坎则认为,近期趋势表明情况并非如此,尤其是当风险投资公司投资于基金会、实验室、代币和协议这些通常支撑加密货币的项目时。成功的项目,如比特币和以太坊,几乎不需要资金。他表示:“在加密货币领域,你几乎可以认为,成功与所筹集到的资金数量之间存在强负相关。”

Dixon说,代币是一种通过健康投机来推动参与的方式,就像房屋所有权一样,但也很容易重新创造出有害的、利益驱动的激励机制,而该种激励机制正是当前互联网的基础。由a16z投资的 “Axie Infinity ”是一个突破主流的消费加密货币项目,它造就了扭曲的另类经济,全球南部的工人把积蓄投入到游戏中,并把它当作第二份工作来登录。这款游戏的短暂成功可能是一次失败的实验,但它仍然是风险投资支持、区块链主导未来的缩影。

鉴于加密仍处于发展早期,该问题还并未被引起重视,目前,加密货币领域正在寻找新的立足点。在媒体圈,Dixon是出了名的低调,但由于《Read Write Own》,他正成为领导者,为加密行业和非信徒开辟一条前进之路。

Dixon说:“如果真的能做成,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因为我们正逆势而为。”而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收益的关键所在。

本文来源:陀螺科技 文章作者:陀螺财经
收藏
举报
陀螺财经
累计发布内容346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陀螺科技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陀螺财经专栏: https://www.tuoluo.cn/columns/author1286673/

本文网址: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10111358.html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科技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