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Mask 的存亡之秋

IP归属:广东

撰稿:Kaori,BlockBeats

编辑:Jack,BlockBeats

MetaMask 可能面临着成立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有不少加密用户表示已经卸载了 MetaMask 插件,而许多通过铭文入圈的加密新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我们注意到,MetaMask 似乎不再像以前那般不可或缺了。面临外部竞争环境加剧,MetaMask 内部的产品逻辑错位致使其竞争力急剧下降,而背后靠山 ConsenSys 主打意识形态,无法将用户至上的产品精神植入其护城河中,尽管加密市场已经迎来牛市,但如今的 MetaMask 却陷入了危机存亡之秋。

这是 MetaMask 成立以来最激烈的市场竞争

MetaMask 凭借早期「零竞争」环境以及背后 ConsenSys 的支持,在以太坊生态获得了不可撼动的生态卡位,但随着比特币、Solana 等生态崛起、钱包赛道垂类竞对迎头追赶以及 CEX 的 Web3 钱包产品持续发力,MetaMask 正在面临一场自其成立以来最激烈的市场竞争。

比特币及 Solana 生态强势崛起

去年 5 月,Ordinals 协议热度攀升,财富效应开始显现,「ORDI 人均千倍」的消息在各个微信群传开,随后数日内又连续出现了 $NALS、$UTXO、$ELON 等十倍币、百倍币机会。大量用户 FOMO 进入 BRC 市场,BRC-20 相关的微信群,从一群到八群,不到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全部满员。随后从 10 月开始,伴随着比特币现货 ETF 的预期,以铭文为核心,比特币 NFT、基础设施等相关概念都获得了超高涨幅,比特币生态强势崛起,在市场声量、价格表现等维度上碾压以太坊。

2023 年的「铭文 Summer」同 2017 年的 ICO 和 2020 年的 DeFi Summer 一样,都通过造富效应为加密世界注入了很多新鲜血液,与此前发轫于以太坊不同的是,这一次发生在比特币生态,随后才蔓延至各个公链,包括以太坊。

而早期作为买卖 BRC 代币仅有的链上出入口,比特币钱包 UniSat 成了整个币圈都在讨论的名字,是为数不多真正把握住比特币生态爆发的早期项目。2023 年 5 月前后,Dune 数据显示,Unisat 在这段时间每日独立用户数在 4000 人到 8000 人左右,在彼时的市场上是绝对的主流。

而通过比特币与以太坊网络在同一时期的交易笔数对比图可以看出,2023 年下半年,比特币网络的活跃程度要明显高于以太坊,因此专注于以太坊生态的 MetaMask 并没有吃到红利获得流量增长。

除了比特币生态崛起,还有拿了逆袭剧本的 Solana,SOL 是 2023 下半年币价拉升反弹的领头羊之一,截至 2023 年底,SOL 市值为 438 亿美元,环比增长 423%,同比增长 1106%。meme 币 BONK 和 JTO 空投打头阵,将 Solana 生态热度带出圈,随后迎来的 meme 季甚至让 Solana DEX 交易量一度超越以太坊,让 Solana 生态的基础设施项目获得了大量的收益,其中包括 DEX Raydium 以及钱包 Phantom。

Phantom 之于 Solana 就如同 MetaMask 之于以太坊,专耕非 EVM 生态的 Solana,Phantom 做到了一骑绝尘,但其并不仅仅止步于此。2023 年 5 月 Phantom 宣布也将支持 EVM 生态,并且在钱包内还可以添加多个其他钱包产品。随着 Solana 强势回归,Phantom 在钱包赛道站稳脚跟,已经成为 MetaMask 不可忽视的一个对手。

竞争对手弯道超车

MetaMask 不仅仅在非 EVM 生态拥有众多竞品,以太坊生态另一款钱包 Rainbow 就通过差异化的营销策略瞄准 MetaMask 的目标用户,其推出积分计划以空投吸引用户,并且还为使用过 MetaMask 交易功能的用户也准备了积分,Rainbow 对这个挑衅策略表示「这不是吸血鬼袭击,这是一场猎狐活动」。

Rainbow 钱包用两个 emoji 表示「猎狐行动」

Rainbow 的特别之处在于其接入了 Coingecko 数据,并将代币价格变化情况直接显示在插件端的代币的交易界面上,用户无需跳转到其他页面,即可查看代币以小时、日、周、月和年为尺度的价格变动情况。对用户来说,交易代币的同时往往需要查看代币价格波动情况,这一功能就很好的契合了用户的使用场景。而 MetaMask 在这一界面仅提供了代币交易功能,用户需要点击「Portfolio」,才能跳转到网页端查看涨幅等更多信息。

而 MetaMask 的竞争对手远不止独立钱包产品,还有 DEX 和 CEX。前有 Coinbase 推出自己的钱包 Coinbase Wallet,后有 Uniswap 推出自己的钱包 Uniswap Wallet,因为大家都纷纷意识到钱包是业务场景中最核心的起点,把握住钱包,就拥有了流量入口,从而可以形成业务闭环,而在这方面,MetaMask 的劲敌是 OKX 的 Web3 钱包。

前文提到,Unisat 通过抓住比特币生态的机会成为钱包新势力,但 BRC-20 的最大赢家其实是 OKX 和其推出的 Web3 钱包。Unisat 开启的 BRC20 热潮持续到了 2023 年 5 月底,随后铭文市场由于遭受安全性质疑陷入低谷。但 6 月 OKX 钱包的推出的 BRC20 和 Ordinals NFT 交易让整个市场又对比特币生态重燃信心。10 月,OKX Web3 钱包插件端下载量达到 20 万,截至撰稿时,谷歌商店中其下载数量为 50 万。

但 OKX Web3 钱包通过铭文撬动市场份额后还给了用户更多意料之外的体验。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在某个社群中看见一段买币教程,只需要复制 Dapp 交易官网就可以买币,在此之前笔者从未使用过 OKX Web3 钱包手机端 BRC-20 市场以外的功能进行过链上交易,所以当看到这份简单的交易教程不禁有点难以置信,「手机上买币这么方便了?」

一开始笔者甚至没有找到复制 DEX 官网的入口,但通过手机钱包完成交易之后,这一切就像 Web2 的 RSS 订阅服务一样,在体验上十分丝滑。而小狐狸的手机端向来存在感不是很高,用户访问业务场景的工具会带来明显的体验分割感。具体表现在产品数据上,新用户的注册转化率很低,而在移动端的业务场景中调用 MetaMask 进行签名的完成率也很低。

除了手机端,OKX Web3 钱包的插件端从 UI 界面可以看出,与 MetaMask 钱包相比 OKX Web3 钱包提供了更多细节方面的改善。比如在钱包「选择网络」版块,左侧 MetaMask 需要手动添加,右侧 OKX Web3 钱包显示支持的所有网络,并提供「所有网络」选项可供用户查看账户全部资产。而在币种展示界面,OKX Web3 钱包除了显示数量和余额外,还会显示币种当前价格和涨跌幅。

左:MetaMask 插件界面 右:OKX Web3 钱包插件界面

社群中曾有用户反映 OKX Web3 钱包和 MetaMask 在网页端有冲突,连接小狐狸钱包时总会跳出来 OKX 钱包选项,由此可见 OKX 钱包在抢夺用户市场份额方面所作出的努力。但背后更应该重视的是 Web3 行业正从加密朋克友好的金融游戏转变为大众友好的消费应用行业,不管姿态如何,抓住用户才是一个产品长久生存的第一要义。

以开发者为导向,很难给 MetaMask 造出新的护城河

Phantom 钱包的 CEO Brandon Millman 曾表示「很明显,MetaMask 是由开发人员为其他开发人员构建的。这其实很有道理,因为以太坊的大多数用户在早期都是开发人员。」

区块链产品的用户教育成本很高,而钱包是其中最基础但也最关键的一步。MetaMask 早期得益于以太坊社区的支持,彼时「零竞争环境」是 Metamask 钱包得以占据极大市场份额的最佳壁垒,且用户教育方面的成本很低,因为所有的用户都是开发者,开发者也是所有用户。这种以开发者为导向的产品更迭思路给了很多在用户体验下功夫的新钱包产品瓜分 MetaMask 市场份额的机会。

在 MetaMask 的产品策略中,用户体验并不是其放在第一位的考量因素,或者说相对于开发者来说的普通消费者用户并不是 MetaMask 构建产品的主要参照系。这一切都源于 MetaMask 对自己的清晰定位,不与低准入门槛的钱包类别竞争,而在于开放钱包的功能以扩展其可能性。短期来看,这种面向开发者的战略布局很难在目前的加密市场竞争中建立有效的护城河,获得超额回报。

更重视开发者

如果你是一个钱包产品的 Builder,相信肯定对 MetaMask 近些年的产品更新不陌生;但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的终端用户,两三年前你用的 MetaMask 与今天的 MetaMask 在操作体验方面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2020 年 10 月,MetaMask 推出了聚合 DEX 服务「MetaMask Swaps」,允许用户基于 MetaMask 直接兑换代币,通过这个功能,MetaMask 终于有了一个可持续的收入模式,但这也是 MetaMask 少有的对普通钱包用户友好的产品更新。

MetaMask 通过 Swap 功能在 2021 年达到了 2 亿美元的营收

MetaMask 在 2021 年面向既有庞大用户群体、又有付费能力的机构客户推出了 MetaMask Institutional (MMI),以弥合传统金融结构和区块链技术之间的差距。2022 年 1 月,MetaMask 推出开发者版本「MetaMask Flask」,开发人员可以通过 Flask 搭建 MetaMask Snaps,在运行时扩展 MetaMask 的功能时无需 MetaMask 参与。

直到去年 9 月,MetaMask Snaps 的首个版本正式推出,提供的 34 个 Snaps 包括可识别潜在安全隐患的交易洞察、与比特币等非 EVM 链的互操作以及 Web3 通知等功能。不过作为普通用户,似乎并没有在这次更新中获得实质性的体验提升。

MetaMask Snaps 需要用户手动添加,这对于不熟悉 Snap 产品逻辑的用户来说,是一个性价比很低的选择。三十余个 Snap 中囊括了许多功能,就像微信推出的小程序,用户可以获得很多增量体验又或是生态以外的行为包含进来,但这建立在 Snap 有不可或缺的破圈能力,否则用户无从得知可以用这些 Snap 干什么,如同一个小程序冷启动失败。

比如 EthSign 开发者团队基于 MetaMask Snaps 创建了一个名为 KeyChain 的通用密码管理器,所有浏览器密码都可以使用钱包密钥进行加密和存储。这本身是一个很有市场的产品概念,却并没有获得破圈效应。又或是 MetaMask Snap 的 Dialog 功能,可以弹出一个单独的窗口,类似于传统的警报 / 确认 / 提示对话框,分别用于交易提醒、确认和信息提交,但显然这对用户交易体验的提升帮助并不大。

图源:LXDAO

虽说每个使用 MetaMask 钱包的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组建不同的 Snaps 以满足个性化需求,但 MetaMask Snaps 并未解决加密钱包使用门槛过高的问题,没有达到获取新用户的目的,更多的是给现有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和更多功能,以留住目前的存量用户。

MetaMask 产品负责人 Alex 曾在采访中表示整个团队对 MetaMask 的定位很清楚,其主要目的并非是与低准入门槛的钱包类别竞争,而在于开放钱包的功能以扩展其可能性。比如开发者如果想通过使用诸如多方计算 (MPC) 、阈值签名方案 (TSS) 等高级加密技术来增强安全性,他们可以创建一个 Snap 并将其附加到 MetaMask 以实现这种功能。又或者对于那些致力于开发账户抽象解决方案的人,他们也可以开发一个 Snap 将其附加到 MetaMask 以扩展其功能。

「我们拥有自己的内部想法,但我们也希望使 MetaMask 具有灵活性和适应性,以适应未来的技术发展」。可以看出,MetaMask 团队仍着眼于服务以开发者为核心的用户群体,而对于消费用户级别的用户体验、账户抽象等技术仍秉持较为暧昧的态度,这也是 MetaMask Snaps 自推出以来并未在普通用户群体中激起太大水花的原因。

还值得关注的一点是,MetaMask 在反馈渠道上也没有做到「用户至上」原则,谷歌插件商店能看到许多用户反馈内容并没有得到客服回应。而在推特上反应 MetaMask 产品问题时,评论区经常会出现的内容是钓鱼账号和诈骗链接。

愿景狂魔 ConsenSys:我们不做下沉市场

MetaMask 没有选择进入下沉市场,最核心的原因在于其背后的母公司 ConsenSys。

前文提到,MetaMask 经过几年努力如今已成为 ConsenSys 最成功的孵化项目之一,除此之外 ConsenSys 旗下还有开发套件 Infura、智能合约审计服务 Diligence、以太坊 Layer 2 Linea、以太坊客户端 Teku、Besu 等产品版块。

之所以称 ConsenSys 为「愿景狂魔」,是因为它不同于加密世界中其它营利性公司那般单纯以经济利益为驱动因素进行项目建设。其创始人 Joseph Lubin 是以太坊联创之一,ConsenSys 似乎也继承了以太坊的某些基因,将加密愿景当作业务布局的指南针。

2023 年,ConsenSys 旗下 Linea 主网启动、发布 MetaMask Snaps,还先后推出了 Web3 Fellowship 计划、Linea DeFi Voyage 等活动。2023 年 9 月,为了更好地支持 Web3 构建者,Consensys 更是宣布关闭其开发工具 Truffle 和 Ganache,将 Truffle 团队的重点转向扩展其 Infura、MetaMask Snaps 和 SDK 产品。

可以说,在加密世界扮演的角色主要以搭基建为主,不会像直接面向市场大部分用户的 CEX 那般注重打磨产品细节,其更像是在服务 Web3 行业,而不是 Web3 用户。

MetaMask 联创 Aaron Davis 在六周年的博客中曾谈到「现在流行的 Web3 中的大多数东西都不会在 20 或 30 年内出现」,他更注重的是跟踪主题和形式,而不是细节,故此 MetaMask 团队对 Web3 的目标是构建一个「文明入门工具包」(civilization starter kit)。由此可见,MetaMask 高层在发展愿景和产品具体发展战略方面,也更加注重叙事而较少去谈论细节。

MetaMask 并非不想服务用户,而是想以一种更加保险、稳健的方式去推进自己的产品,但短期来看这样的产品逻辑很难再次为 MetaMask 建立起有效的护城河以面对如今的市场竞争。因为基础设施、开发者固然对整个行业的发展至关重要,但落实到具体产品是否能存在的层面,拥有决定权的始终是用户。

钱包仍是 Mass Adoption 的突破口

回到最近,由于加密市场回暖,越来越多的项目推出了交互、测试或者积分活动,用户在管理资产以及切换不同生态系统时,略显繁琐。以前我们说数不清有多少条链,现在还得说数不清有多少个钱包。

MetaMask 如今依然是市占率第一的钱包,但 MetaMask 在用户体验方面却没有得到与其江湖地位一致的评价,尽管 MetaMask 整个团队技术非常优秀,但他们更倾向于将 MetaMask 视为基础设施,以及面向开发人员推出开发工具,而不是消费者项目,从 MetaMask Snap 的推出也得以窥见这种产品更迭思路。

钱包在区块链世界扮演的角色很特殊,它并不直接存储价值,只是作为用户管理链上资产的一个账户,因此钱包很难靠技术建立自己的护城河。

如今钱包市场已经进入了拼下沉市场、争夺用户份额的阶段,作为区块链基础设施中最接近用户的产品,用户体验是钱包建立护城河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途径。MetaMask 以开发者为核心的产品策略和新周期钱包所承担的使命是错位的。

通过观察用户和新的技术方向,最困难的问题还是账户体系本身不好用,不能要求一个想进入 Web3 的新手必须先学习如何在 MetaMask 里添加 RPC,这个事情很不切实际。而就算对于链上老手们来说,在无数链间转移资产、进行交易和质押资产等操作,繁复的流程也令人憔悴。

去年,Paradigm 提出了「intent-centric」,为加密世界带来了「以意图为中心」建立 Web3 交互体验的新思路——把以往复杂的操作过程隐化,用户能够无感、直接地实现目的。理想情况下,用户只需要发出一个意图指令,所有的操作都能够自动在幕后执行,这个理念似乎就是为钱包完成 Mass Adoption 提供的最佳催化剂。

「安全」肯定是钱包存亡的生命线,但「流量」才更像是木桶上的那块短板。这篇文章意不在拉踩不同钱包,只是单纯就一个普通用户的视角观察 MetaMask 在整个钱包赛道的处境以及可能存在的问题。而要依靠「意图」实现用户大规模采用,还得依赖于协议和基础设施的优化。在跨链基础设施还没有完善的时候,一个好的钱包也许是普通用户最重要的跨链产品。

本文来源:陀螺科技 文章作者:律动BlockBeats
收藏
举报
律动BlockBeats
累计发布内容254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陀螺科技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律动BlockBeats专栏: https://www.tuoluo.cn/columns/author1286337/

本文网址: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10111263.html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科技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