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混乱、毁约裁员,2023第一批离开XR厂商人才的“进”与“退”

IP归属:广东

文/VR陀螺 冉启行

2023 年,换个地方继续搬砖!

受元宇宙第一股 Roblox 上市、字节跳动收购 XR 厂商 PICO,Facebook 改名 Meta 等重点行业事件影响。从 2021 年 Q4 伊始,XR 产业一路高歌,大厂业务极速扩张,初创公司林立。

“金三银四”更是招聘火热,高薪抢人,挥金如土,壕无人性,去年VR陀螺曾撰文记录 XR 行业招聘写照:《“元宇宙”下的 VR/AR 人才热:薪资倒挂,大厂抢人,马太效应加剧》

然而,对于大多数厂商而言,一年时间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投入,并未实现相应的高转化,资本不能短期快速实现盈利,加之互联网寒冬大背景,于是业务开始放缓、收缩,HC 锐减。“优化”成为了热榜常驻词条,XR 产业也不例外。

图源:网络

今年二月份,字节跳动旗下 XR 头部厂商 PICO 宣布裁员,网传 PICO 团队规模在 2000 人左右,本次优化比例在 20%-30%,近 400-600 人将受到影响;而腾讯在收购黑鲨过程中遇阻,业务方向也由此前规划的一方 XR 硬件,拟转变为 Quest VR 代理,原 XR 项目几乎腰斩,涉及 300 余名员工……

大厂业务的收缩也让整个 XR 供应链发生了细微变化,据 VR陀螺获悉,不少上游供应商由于客户减少,订单预期降低,业务也逐步缩紧,回归“冷静式”发展。除公司被动优化因素外,去年一大批涌入 XR 产业的人才,在看到大环境的变化,意识到 XR 产业较为早期的发展现状后,因各种因素,一部分人也选择了离开,以追求更加稳定的工作。

为更深入了解 2023 年 XR 行业的豹变,人才就业的想法,陀螺君与四位今年刚“毕业”的小伙伴聊了聊他们的“前任”、就业与行业。

熬过了凌晨四点的加班,却没等来一个HC

国内某头部互联网大厂旗下XR公司 牧春

“刚进这家公司时,才几百人,我离开时总人数达到了 2000 多,由于没有 HC,今年的校招生几乎被全部裁掉了,还有大部分 OD,部分社招员工。”

“当时,领导有承诺 HC,结果年后就什么都没有了。这并不是我领导决定的,这次裁员指标由母公司主导,HR 态度十分强硬。”国内某头部互联网大厂旗下 XR 公司前员工牧春向 VR陀螺说道。

牧春与笔者年纪相仿,不过他的人生履历与受教育水平却是高出笔者不少,光凭在大厂工作过这一点就能击败 99% 的同龄人。然而,在今年的业务调整中,他却成为了第一批面向社会输送的人才。

对于本次公司优化,牧春心有不甘地说道:“早在去年,我便对公司下一款 XR 产品做了相关规划,希望自己可以学习更多,沉淀更多,谁知道公司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牧春是一个对待工作非常努力,愿意付出自我时间的人,他笑着对 VR陀螺说道:“我们加班还算比较友好,平时也就 21 点左右就下班了,不像某些业务部门凌晨还在发邮件。让我记忆尤深的一次是加班到了凌晨四点左右,我看到了‘早晨的太阳’,回去休息了一会后,早上 10 点又去上班了。”

图源:pixabay

“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吗?”这一科比的经典语录被广为流传,凌晨四点代表的是不懈的努力,是奋斗的意志,成为不少逐梦青年的人生信条。然而,笔者这一次却震惊地从一位同龄人的口中听到了类似的时间,不过他逐的‘梦’却是属于公司的资本市场梦。

虽然该份工作履历的最终结果并非向好,但是在大厂工作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牧春也表示自己的确学到了很多东西,同事也非常友好。对于公司的裁员,他表示能够理解。

对于工作中,牧春似乎唯一感到不满的是无休止的会议,他吐槽道:“平时的工作并不算非常繁忙,但该 XR 厂商在纳入大厂框架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开会,各种业务‘对齐’会,很多没必要的会,平均每天至少两个例会。”

大厂的高薪酬和福利待遇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为了不少职场人士下一份工作的“枷锁”。牧春告诉 VR陀螺,目前他找工作已经出现这个状态,还推掉了一份月薪只有 10K、没有加班工资、没有出差补助、没有年终奖,还是单休的工作,他吐槽说“这种工作感觉自己就像捡垃圾一样。”

当然,牧春并非一个追求物质的人,对于下一份工作,他表示:“我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成长环境,希望有一个平台让我学习更多的东西,这个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比较重要的,年轻人就应该拼一拼,搏一搏。XR、消费电子依旧是我未来想要从事的方向。”

路遥在《平凡的世界》里有这么一段话:“谁让你读了那么些书,又知道了双水村之外还有一个大世界,如果你从小就在这个天地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你现在就会和众乡亲抱同一理想。”

这是大多数毕业生目前就业的真实写照,似乎也成了牧春现在的隐形枷锁。

图源:pixabay

简历变花,远离XR

国内某大厂XR业务部门 昊凯

2022 年 XR 产业招聘、挖人最火热的时候,笔者和昊凯于互联网结识。在最初聊天过程中,笔者看到了昊凯对于这家巨头 offer 的期待与喜悦,以及对于其全新的 XR/元宇宙业务部门也充满了好奇。

然而,事实往往并不会朝着人们期待的方向发展。昊凯说道:“加入到 XR 产业后,感觉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包括 PICO 销量不达预期,苹果 VR/MR 头显一再推迟,自家公司收购某硬件厂商失败,领导出走。”

“去年四月份才成立,然而到十一月份,伴随着某位大佬的离开,XR 业务其实就宣判死刑了。对于 XR,我当初就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但是由于这家公司是大厂,所以宁愿降薪也去入职,最主要的是看中了这个大平台,相信它可以将 XR 做起来,并且它也有这么大的牌子。”

“然而,大厂对于新业务的支持力度却很小,一看到不挣钱了就马上就收手了。对于公司缺乏 XR 方向坚定的这种表现感到遗憾,同时对于这个行业的看法也没那么乐观了。”

图源:pixabay

大厂,是几乎所有打工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它是高薪水、多福利、稳定的代名词。而历经本次“浩劫”,昊凯对于职业道路,又多了一条感悟——“大厂小厂都一样”。

大厂就像《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身在职场,其实我们都在一个名叫互联网的工厂里,都是流水线的一颗颗螺丝钉,日复一日,可有可无可替代,仅此而已。

由于在职时间有限等因素影响,昊凯的简历也变“花”了。在人才市场中,各大公司 HR 和部门主管会以过往就职经历时长,判定该人才的稳定性。昊凯也向 VR陀螺吐槽道,由于这个问题,现在自己收到的 offer 数量也严重缩水了。

近期,XR 产业仍有一些不利消息流传于行业,譬如网传迪士尼正进行大规模裁员,已解散其元宇宙部门;苹果 MR 头显再爆发布延迟,跳票 WWDC 等。

比起充满不确定性的 XR 产业,目前昊凯将选择放在了更加广泛通用型的技术企业,因为他认为,这些技术可以在各行各业都有应用,就业也更具稳定性。

昊凯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聊天中经常使用“撤回”,规避一切可能给自己带来的风险,懂得“职场生存法则”。为了与之对话,笔者也是再三尝试,才最终换来了本次内容。对于本小章节的遣词用语也是再三斟酌,在保证真实性的同时,模糊相关定位。

图源:pixabay

选择更谨慎,忌重蹈覆辙

国内某互联网巨头XR部门 宴晖

“上海和深圳的员⼯共 300 ⼈左右,⼤概是五五分;由于⼯作的性质,我们之前和某游戏⼿机⼚商还有很多的沟通,主要集中在偏 VR ⽅向的早期硬件设计,⼈机交互⽅⾯。”

“⾄于业务的突然中断,⼀⽅⾯是政策的原因,另⼀⽅⾯和该游戏⼿机⼚商⾃⾝的内部问题有关。”就职于国内某⼤⼚ XR 部⻔的宴晖告诉 VR陀螺。

宴晖是⼀名 XR ⾏业资深从业⼈⼠,履历颇为丰富,对 XR 产业也有着较为深⼊的理解。2023年 Q1, 由于公司业务的调整,他也变得“⾃由”了起来。

对于该互联⽹巨头 XR 业务的调整和转向,宴晖说道:“从更⼤的业务层⾯来看,我们放弃与原有硬件⼚商的合作之后,如果想要继续投⼊ XR,在硬件来源上就必须做⼀个确认,⾃研、依赖其他⼚商或是引⼊外部设备。当然即便是引⼊ Quest,也和当初引⼊ Switch ⼀样,需要相当⻓的时间才能慢慢推进合作。”

“但如果公司确认不再投⼊硬件,⽽转向 XR 内容,其实不仅在业务上更加专注,在⼊场时机上也有更⼤灵活性,整个 XR 业务团队裁掉就会是⼀个合理的选择。”

图源:网络

⾯对⽬前整个 VR ⾏业相对惨淡的现状,宴晖对于⾏业的看法持相对客观的态度,他表⽰:“虽然有很多失望,但其实期待也⾮常⾼。⽐如今年 WWDC 苹果 XR 产品发布之后,⼤家甚⾄觉得有可能改变⾏业现状,让更多的⼚商愿意投⼊做更优质的 XR 内容。”

“虽然第⼀代苹果 VR/MR 产品更偏向⽣产⼒⼯具,是更昂贵的设备,⾯向特定的消费群体。但可能这只是苹果 XR 的开端,在未来的 2-3年内,或许会有更廉价的 C 端产品,乐观预期下 2026~27 年就会是⼀个 XR 快速发展的时间节点。”

处于⾃由期的宴晖并没有放⻜⾃我、休息⼀段时间的打算,他说道:“在过去⼀个⽉,我联系了国内很多 XR ⼚商,基本都有聊过,市⾯上的机会其实并不多。”

⽬前宴晖⼿中也已拿到了⼏个 offer,不过他依旧处于犹豫当中。宴晖表⽰:“还是更想确认⼀下未来到底什么团队更有发展机会,按⽬前多⽅聊下来的情况,其实⼤家都是‘追随者’,都在等待苹果。⾄于苹果的 XR 设备,我其实也有⼀点担⼼,如果苹果不及预期, 那对于这些团队⽽⾔,他们会做怎么样的决定,是不是也有可能重蹈覆辙?”

在经过本次波折之后,可以感受到宴晖的就业选择明显更加谨慎了。对于 XR 资深⼈⼠宴晖的影响尚且如此,对于⼀些中途⼊场,从⼿机硬件⼚商跳槽过来的同事,反作⽤也并不会太⼩。

宴晖对 VR陀螺表示:“像这⼀次我们公司⼤概会有 200-300 ⼈投放到⼈才市场,之前有很多同事并⾮来于 XR ⾏业,算是中途进来,—年后⼜短暂离开。聊了⼀些朋友,他们可能⼜回到传统的硬件⼚商,离开了XR⾏业,当然其中很⼤的因素是⽬前 XR ⾏业的机会实在太少了。

图源:pixabay

“内忧外患”下,我离开了XR产业

国内某XR独角兽企业 芹雨

芹雨就职于国内某 XR 独角兽企业,在去年的一次行业活动上见到她时,她落落大方,侃侃而谈,连眼睛都充满着笑容,给人一种如阳光般的亲切感。

对于自家的 XR 业务,她了然于心,对待本职工作十分严谨,一个文字细节、文段顺序都看得很紧,认真的态度甚至让笔者当初都有几分“抓狂”。

“我觉得这个行业还没成熟到能看到未来的时候,它有未来,但是很远。AR 在 B 端的应用,我认为还有一定市场需求,但是在 C 端,它可能会在未来某一天爆发,但是绝对不会是现在。”2023 年,芹雨正式离开了 XR 产业,开始了她的人生新阶段,她对 VR陀螺说道。

除了 XR 产业的客观因素外,芹雨还透露了目前该初创公司某些部门存在管理较为混乱的问题——“老人都在走,新人也留不住”,似乎领导层也一直没有注意到人员高流动率背后的核心问题所在,这一因素似乎也促成了芹雨离职的决心。

图源:pixabay

在谈到目前的就业规划时,芹雨表示:“目前整个就业市场不景气,各种猫猫狗狗的公司突然开始摆出各种高姿态要求。我就想着算了吧,我就不要回职场了。我先自己干,干不起来再回职场,干得起来我就自己干了。”

谈笑间,笔者仿佛再次“看”到了她的笑容,感受到了那股属于创业者的豪迈与豁达乐观的态度。作为一个创业者,她还谈到,现在需要学习的东西更多,以前只会参与商品从产出到销售的其中一个环节,而现在她会跑整个供应链,设计销售、财务等多个环节。

当然,基于目前整个经济大环境与各行各业的“内卷”现状,芹雨也坦言道:“我现在只是创业的起步阶段,说实话我有点缺乏信心。前期的投入也还行,虽然还在可承受范围之内,但说实话,现金流的压力还是挺大,业务账期也是一个较大的问题。”

对于许多人来说,更换赛道是一个职业难题,创业更是九死一生,而芹雨却是将这两道难题都加在了一起。二十不惑,三十而已,在芹雨的身上,笔者看到了意气风发的韧劲与冲劲。人生短短数十年,离开“浪浪山”,出去闯一闯,看看不一样的世界,未尝不可?

金三银四,记录大家的职场故事。

元宇宙、VR/AR 的招聘热潮平复后,2023 年由 ChatGPT 引发的新一轮 AI 产业抢人大战也正如火如荼地上演,“百万年薪、大厂豪赌、股价暴涨”,一切都是如此熟悉......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芹雨、宴晖、牧春、昊凯均为化名,上述含公司及业务的内容,均已经过相关文字优化,不特指代任一公司。

本文来源:陀螺科技 文章作者:VR陀螺
收藏
举报
VR陀螺
累计发布内容3926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陀螺科技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VR陀螺专栏: https://www.tuoluo.cn/columns/author1286744/

本文网址: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10106744.html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科技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