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BRC-20、ORC-20 到 SRC-20:这些创新实验会是比特币的未来吗?

IP归属:山西

注:原文来源于 Medium,作者 Four pillars,白泽研究院编译整理,因篇幅原因略有删改。

2023 年 1 月,比特币核心贡献者,Casey Rodarmor 提出了“序数理论”(Ordinals Theory),并创建了 Ordinals 协议,引发了比特币网络上的热潮,让人们不由得联想到了以太坊曾经发生过的 NFT 铸造热潮。“序数理论”允许用户在聪(比特币的最小单位,satoshi)上写入任意文件(大小不超过 4MB 的图像、文本、视频等),从而将各种文件存储在链上。

不久后,Domo 基于 Ordinals 协议开发了一种称为 BRC-20 的新代币标准。从本质上讲,BRC-20 是一种通过在聪上写入一种文本来促进代币的发行和转移的新方法。这种标准在 4 月获得了极大的关注,BRC-20 代币数量猛增,导致 5 月 8 日比特币链上交易费用激增。当时,比特币网络面临超过 40 万笔待处理交易,造成了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Binance 停止接受比特币存取款的滑稽局面。

随着 BRC-20 代币获得关注,它们的价格也出现大幅上涨。BRC-20 标准中的第一个代币 ordi 的价格从 0.1 美元开始,最终在 5 月 8 日上涨了 310 倍至 31 美元,市值接近 6.5 亿美元。这种规模的市值使其在 Coingecko 上排名第 70 位左右,甚至高于 Sui 和 Optimism。

然而,这种趋势转瞬即逝,现在正显示出减弱的迹象。但是不得不承认,BRC-20标准的出现,使比特币在长期不利的市场条件之后重新获得极大的关注。

随后,更多新代币标准出现,并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ORC-20 和 SRC-20。从 5 月 13 日到 15 日,涉及 ORC-20 代币的交易占比特币网络总交易的 10%。此外,SRC-20 代币最近开始蓄势待发。

序数理论

序数理论并不是一个凭空出现的新概念,而是一个先前概念的衍生物:序数,即数字的顺序,指对比特币最小单位聪的顺序编号。根据序数理论,每个聪都按照其开采顺序进行编号。

其实,聪的序号可以以多种方式表示,包括:

  • 整数表示法:2099994106992659——按开采顺序排列的数字,由于比特币总量为 21,000,000,1 BTC=100,000,000 聪,那么序号最大为 2,100 万亿。

  • 十进制表示法:3891094.16797 — 小数点前面的数字代表挖出聪的比特币区块的高度,后面的数字代表聪在该区块内的顺序。

  • 度数表示法:3°111094′214″16797‴ — 最后一组数字是聪在区块中被开采的顺序,前面是以度数为单位的区块高度。

  • 百分位符号:99.99971949060254% — 一种表示聪在比特币总供应量中所占百分比的方法。

  • 名称: 一种使用字母 a-z 排序的方法。

有趣的是,序数理论的创建者还根据分配给它的序号为每个聪分配了稀有度:

  • 常见:每个区块中除了第一个聪以外的所有聪

  • 不常见:每个区块的第一个聪(大约每 10 分钟出现一次)

  • 稀有:难度调整后第一个聪(大约每两周出现一次)

  • 史诗:减半事件后的第一个聪(大约每 4 年出现一次)

  • 传奇:在难度调整和减半事件重合时的第一个聪(大约每 24 年出现一次)

  • 神话:比特币创世区块的第一个聪(仅存在一个)

铭文:将文件写入聪中

序数理论使每个聪都拥有独特的序号,而比特币网络的 Segwit 和 Taproot 升级使得将文件写入聪成为可能。

SegWit 是 Segregated Witness(隔离见证)的缩写,是 2017 年应用于比特币网络客户端 Bitcoin Core 的升级。尽管 SegWit 解决了比特币网络中长期存在的交易延展性问题,为闪电网络的运行铺平了道路,但与此升级讨论相关的最重要的是区块大小的扩展

SegWit 引入了一个新的概念——区块权重,将区块大小的单位从 Bytes 更改为 vBytes,其中 1 vByte 相当于 4 个权重单位。因此,最大区块大小已从 1 MB 更改为 1 vMB。此外,现有的交易数据分为两部分:a. 交易数据,b. 见证数据。交易数据包含发送方、接收方、输入和输出的信息;而见证数据包含脚本和签名数据的信息。

之后,Taproot 升级通过将比特币网络中使用的脚本语言更新为 Tapscript 来推进。在升级后,更广泛的交易在比特币网络上变得可行,序数理论正是利用它来通过见证数据在聪上记录各种文件。

从本质上讲,每个聪都有唯一的序号并可以存储数据,其功能类似于 NFT。然而,与以太坊生态系统中的大多数 NFT 不同,铭文过程记录了所有数据,使其成为比以太坊 NFT 更真实的“区块链原生” NFT。用户可以利用 Ordinals 协议在聪上记录文件,并且包含文件的聪也可以像普通比特币一样进行交易(交换)。

然而,要做到这些,一个重要的挑战是用户必须使用与 Ordinals 兼容的钱包。尽管铭文记录在聪上,聪能够转移到任何比特币钱包,但挑战来自于无法将这些被铭文的聪与其他比特币区分开来。因此,在常规 BTC 转账时,存在意外将写有文件的聪作为矿工费用的风险。因此,Ordinals 用户应该选择一个便于控制和选择聪的钱包。

例子

到目前为止,早期用户已经使用 Ordinals 协议创建了各种各样的比特币 NFT。最早的都是使用图片,第一个有记录的铭文是带有 dickbutt 图像的第 727,624,168,684,699 个聪。

Dustlabs 通过 Ordinals 协议将他们的 535 个 DeGods 通过打包到一个区块(区块#776408 )中,而以太坊知名 NFT“无聊猿”的开发商 Yuga Labs 将一组名为 TwelveFold 的生成艺术放到了比特币网络上。

​与此同时,有很多有趣的实验在使用文本。除了我们将要在下面重点介绍的 BRC-20 以外,Sats Names 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以太坊名称服务 (ENS) 是以太坊网络上的命名服务,而 Sats Names 是比特币网络上的命名服务。要注册一个名称,只需根据 JSON 语法输入文本,如上所示。

这是否可以让任何人随意使用独特的名称?例如,如果小明创建名称“bitcoin.sats”,而小红在不同的聪上创建相同的名称“bitcoin.sats”,这可能会造成歧义。而 Sats Names 主要做的是承认特定名称的所有权——属于第一个创建该名称的聪。因此,如果比特币命名服务想要大规模应用,那么局限性在于需要一个单独的索引器来区分名称类型和所有权。

BRC-20

BRC-20 是 Domo 于 2023 年 3 月提出的实验性代币标准,允许任何人通过铭刻文本,在比特币网络上发行新代币。

与以太坊 ERC-20 部署智能合约后可以立即发行和传输代币不同,BRC-20 代币不是实际代币,而是记录了特定文本的聪。因此,与 Sats Names 一样,需要单独的索引器来了解 BRC-20 代币的状态或余额。

由于 BRC-20 代币的发行方式与 ERC-20 代币不同,部署、铸造和转移阶段可能难以理解。为了方便读者更好地理解,我们以现有 BRC-20 代币 XING 为例。

部署:

XING 代币的部署由 bc1qxhxhxxrv244ptsp5447lx4nsyue3ek23s9yycf(部署者)在序号为#1934771250000000 的聪中记录。然而,由于这个部署者只部署了 XING 代币,并没有铸造,我们可以看到他的 XING 代币余额为零。

铸币:

一名铸造者bc1qk3fqhw8txe5ev0s8n7rj2e3z564uw02hfhuw62将上述文字铭刻到了 26 个不同的聪中,总共铸造了 26,000 个 XING 代币,如下所示。之所以在 26 个聪中铸造 26,000 个代币,而不是一次性全部铸造,是因为部署者设置的最大铸造量为 1,000。

转移:

为了转移 26,000 XING 代币,bc1qk3fqhw8txe5ev0s8n7rj2e3z564uw02hfhuw62 在 5 个聪中刻写了上述文本以转移 22,000 个 XING 代币。

余额:

那么上述例子中的钱包地址最终持有的 XING 代币数量是多少呢?

  • bc1qxhxhxxrv244ptsp5447lx4nsyue3ek23s9yycf (部署者):只部署了 XING 代币,没有铸造它们,所以余额为 0。

  • bc1qk3fqhw8txe5ev0s8n7rj2e3z564uw02hfhuw62 (铸造者/发送者):在 ordiscan 上搜索这个地址,持有的 XING 铭文数量是 26。然而,这个地址铸造了 26,000 个代币并发送了 22,000 个代币,为什么它仍然有 26 个铭文?这是因为对于 BRC-20 代币来说,转账并不是转移现有的铸币铭文,而是在另一个聪中刻入 XING 的转账文本,然后完成转账。换句话说,当转账过程发生时,发送方的余额被扣除,XING 转账铭文被添加到接收方的余额中。因此,即使 bc1q…uw62 仍保留有刻有 26,000 代币的铸币铭文,但最终确认的余额为 4,000,因为刻有 22,000 代币的 XING 转账铭文被发送到另一个地址。

总而言之,BRC-20 引入了一种可以在比特币网络上处理可替代代币 (FT) 的新方法,随着近段时间以太坊网络上 memecoin(例如 PEPE)的兴起,它也受到了广泛关注。

最近两个月,比特币网络上产生的近 50% 的交易费用都与序数有关,特别是 BRC-20。截至 2023 年 5 月 9 日,已部署的 BRC-20 代币数量为 1,599 个,与铸造有关的网络费用合计 628.7 BTC,与转账有关的网络费用合计 46.8 BTC,可见 BRC-20 引发了巨大的网络使用量。

第一个 BRC-20 代币 ordi 以 0.1 美元起步,并随着在各个中心化交易所上市而飙升,达到 31 美元的高位。此外,nals、meme、pepe 和 piza 等其他代币的市值在 1000 万美元到 4000 万美元之间。

没有智能合约,BRC-20 的交易市场都是中心化的吗?

BRC-20 代币交易如何运作?众所周知,以太坊网络支持智能合约,允许通过智能合约建立去中心化的市场协议上,但我们不可能在比特币网络上建立类似的智能合约。

如果你用过 UniSat Marketplace,你会发现该平台上列出了各种 BRC-20 代币交易,买家可以连接他们的比特币钱包以进行购买。除了 BRC-20 代币的二级市场交易之外,这也出现在各种交易比特币 NFT 的市场上(例如 MagicEden)。是否所有现有的 Ordinals 市场都使用集中托管的方法?

答案是PSBT(部分签名的比特币交易)。PSBT 是 BIP-174 引入的一项功能,允许用户仅对某些输入进行签名。因此,UniSat 和其他 Ordinals 市场利用 PSBT 使买卖双方能够以无需信任和非托管的方式进行交易。

BRC-20 的流行导致比特币网络费用大幅上涨。然而,这种趋势转瞬即逝,现在正显示出减弱的迹象。这就是新代币标准的用武之地——ORC-20 和 SRC-20。从 5 月 13 日到 15 日,涉及 ORC-20 代币的交易占总交易的 10%。此外,SRC-20 代币最近也开始蓄势待发。

ORC-20

虽然 BRC-20 为在比特币网络上使用 Ordinals 发行 FT 的新方法铺平了道路,但它是一个非常早期的实验并且存在很多缺点:

首先,最初部署 BRC-20 代币时,总供应量和每次铸造的最大代币数量是固定的,无法更改。虽然这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是有益的,但它确实有限制代币模型灵活性的缺点。

第二个缺点是 BRC-20 代币的名称只能有 4 个字符。相比之下,ERC-20 代币有不同长度的名称。取消对代币名称长度的限制将允许更多项目创建代币。

第三个缺点是 BRC-20 代币的转移完全依赖于外部的、中心化的索引器。由于铭文过程本身只是简单地将数据写入聪,因此比特币网络在共识层面没有办法阻止违反 BRC-20 标准的铭文。

例如,如果 BRC-20 ordi 代币的最大供应量为 21,000,000,并且所有 21,000,000 代币都已被铸造,根据 BRC-20 代币标准,铸造额外的 ordi 代币是无效的,但铸造交易无论如何都会被记录下来,因为交易会支付费用。因此,完全由外部的索引器来确定哪个铭文有效或无效,这种情况导致了攻击者利用 UniSat 市场的弱点对 BRC-20 代币进行双花攻击,造成经济损失。

可以说,ORC-20 是 BRC-20 标准的升级版本,解决了 BRC-20 标准的一些缺点:

1. 代币识别

与 BRC-20 标准相比,ORC-20 标准带来了实质性的增强。其中一项改进是加入了可以识别特定代币的标识符(ID)。在 BRC-20 标准中,如果部署了具有相同名称的代币,则外部索引器将第一个部署的代币作为“合法”的。相反,在 ORC-20 标准中,即使是具有相同名称的代币也仍然可被区分,因为在部署时的铭文编号中包括“ID”,从而允许识别。

2. 任意长度的代币名称

其次,与 BRC-20 标准只允许创建四个字母作为名称不同,ORC-20 允许创建任意长度的名称。例如,第一个被部署的 ORC-20 代币 ORC 就是由三个字母组成的名称。

3. 可升级

第三,ORC-20 标准引入了修改总供应量和修改每次铸币的最大代币数量的功能。虽然这种灵活性可能会被部署者利用,但它也为各种代币经济学实验提供了机会。这些实验可能包括逐步减少每次铸造的最大代币数量、模拟比特币减半。

4. UTXO 模型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ORC-20 增加了 UTXO 的概念来转移代币。例如,A 向 B 发送 2 美元,而 B 手头本来就有 1 美元。在账户模型下,B 的余额将显示为 3 美元——1 美元和 2 美元合并在一起。但在 UTXO 模型下,B 的余额将有两个单独的 UTXO,一个用于 1 美元,一个用于 2 美元。如果 B 向 C 发送 2.5 美元,则将 1 美元和 2 美元的 UTXO 合并并拆分为 2.5 美元和 0.5 美元的 UTXO,其中 2.5 美元给 C,0.5 美元留在 B。这种改进的优点是 UTXO 只能使用一次,从本质上防止双花。ORC-20 在代币转账中加入了 UTXO 的概念,这是与 BRC-20 最大的区别。

要发送 ORC-20 代币,发送方必须将上图中的步骤 1 文本写入聪中,并且接收方需要写入步骤 2 文本,以便将余额发送回发送者。这与 UTXO 的过程相同。因此,对于采用 ORC-20 的钱包或市场来说,必须等到 ORC-20 转账交易完成为止。

ORC-20 生态系统及现状

虽然 ORC-20 的出现时间没有 BRC-20 长,但我们可以看到它正在获得一定的吸引力,迄今为止涉及 ORC-20 的总交易量约为 260,000 笔,费用约为 19.5 BTC。

有一些社区项目值得关注,例如提供 ORC-20 浏览器的 BitPunks 和使用 ORC 代币的 OrcDAO 。

SRC-20

虽然 ORC-20 标准可以被认为是纠正 BRC-20 局限性的增强版本,但 SRC-20 标准则是利用Stamps(邮票)来刻写文本,与前两个标准完全不同。

BRC-20、ORC-20 基于序数理论,原理是在比特币交易的见证数据中写入任意文件。然而,这个过程会占用分布式账本的大部分容量,使节点能够修剪或消除见证数据。此外,并非所有节点都必须保留或传播此见证数据。

然而,就 Stamps 而言,由于信息存储在 UTXO 中,每个完整节点都必须存储它们,从而使它们比序数更持久,或者说是加倍的“区块链原生”。虽然这是一个明显的优势,但存储数据的空间是有限的,只能接受 24x24 像素的图像或 8 色深的 PNG、GIF。

用于部署、铸造和传输 SRC-20 代币的文本也是 JSON 格式,与 BRC-20 非常相似。

总结

从 Sats Names 开始,到最近流行的 BRC-20,再到 ORC-20 和 SRC-20,甚至有人努力将质押功能纳入 BRC-20 代币。为什么比特币网络上有这么多实验?

首先,与比特币网络强大的安全性相比,利用率还非常低。脚本语言的性质限制了在比特币网络上执行复杂的智能合约,从而限制了它的应用。然而,它卓越的安全级别鼓励开发人员和用户不断测试和利用它的功能。当然,仅仅是存储和转移资金就有着如此高的安全性,那么如果能够将这种安全性用于各种其他用例,那就太好了。

其次,文本具有无限的表达潜力。就像 PC 的早期,当时许多游戏都是基于文本的,文本可以激发想象力并代表广泛的概念。Sats Names、BRC-20、ORC-20 和 SRC-20 代币仅使用文本来象征无形的实体,并使用外部索引器为它们提供有形的感觉。虽然这些标准仍处于初期阶段并且有其自身的局限性,但毫无疑问它们将成为未来大量创新实验的基础。

另一个问题是这些 "X"RC-20 代币能走多远。比特币网络从根本上无法实现复杂的智能合约,并且由于 BRC-20 代币不像 ERC-20 代币那样有形,而只是通过在聪中记录铭文来表示代币的存在,因此,它们的效用除了作为 meme 代币进行交易之外,很难想象还能用作如何。也许,我们可以设想简单的治理活动,用户连接他们的比特币钱包并根据他们持有的 BRC-20 代币数量进行投票,但在链上执行治理结果仍然不可行。

风险提示:

根据央行等部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本文内容仅用于信息分享,不对任何经营与投资行为进行推广与背书,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区法律法规,不参与任何非法金融行为。

本文来源:陀螺科技 文章作者:白泽研究院
收藏
举报
白泽研究院
累计发布内容282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陀螺科技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白泽研究院专栏: https://www.tuoluo.cn/columns/author1772940/

本文网址: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10107424.html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科技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