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仓?清算?挪用客户资产?濒临破产边缘?三箭资本到底怎么了?

IP归属:重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老雅痞(id:laoyapi)

在美联储加息以及诸多不利消息面的暴击之下,这几天的加密市场只能说让人心灰意冷。截至6月15日19时,以太坊的最低价格已经接近三位数;比特币也在马不停蹄的向两万美元大关冲锋。相信再过不久,我们就能看到三位数的以太坊和1开头的比特币了。

但即便在这种极端行情之下,比特币和以太坊依旧无法成为市场上最“耀眼”的“明星”。一家家机构争先恐后的涌入人们的视线,不过都不是因为什么好事。而这两天,最为轰动、吸人眼球的非三箭资本莫属。

三箭资本简介

三箭资本是一家提供风险调整回报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该公司由Zhu Su和Kyle Davies于2012年创立,2017年转型为crypto基金,总部位于新加坡。

三箭资本一直在加密货币领域内进行投资,其早年依靠投资ETH和BTC发家,因此一直持有大量的BTC和ETH。而它的投资组合除了BTC和ETH之外,还包括AVAX、LUNA、SOL、NEAR、MINA等大量头部L1。在巅峰时期,三箭资本拥有超过100亿美元的资产,是加密货币领域最为活跃的投资机构之一。

但三箭资本之所以闻名加密市场,却不是因为其在投资上的成绩,而是创始人Zhu Su高调激进的言论风格。Zhu Su之前一直鼓吹超级周期牛市概念,所谓超级周期牛市指的是加密市场将在市场周期中保持逐渐上升,而避免持续的熊市。Zhu Su鼓吹超级周期牛市可不仅是在口头上,从三箭资本的投资逻辑上,我们也明显看得出其相当锐意进取,充满牛市风范。直到几周前Zhu Su还在推特直言不讳他的超级周期牛市,但最近在他也不得不承认加密货币市场上的超级周期牛市案例是“令人遗憾的错误”。

而除了超级牛市之外,Zhu Su还是去年11月以太坊论战的主人公。

2021年11月,Zhu Su在推特怒喷以太坊,称自己曾是以太坊的支持者,但现在决定放弃以太坊。原因是以太坊的GAS费用过于高昂,已经不适合新用户使用。他认为以太坊社区的开发者已经积累了过多的财富而忘记了初心,需要熊市来为他们降温;抑或是在别处建立新的用户友好型的区块链。但他可能忘记,三箭资本本身就是以太坊生态爆发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果不其然,其公然抵制以太坊的行为遭到了包括V神在内的以太坊社区成员的反击,最终以Zhu Su服软发文道歉作为此事的结尾。

然而,就在这场争论结束后半个月,三箭资本再度倒戈以太坊。12月初,被标记为三箭资本的钱包地址持续多日从多个交易平台地址转入10万多枚ETH。针对此事,Zhu Su在推特上回应称,买入的10万枚ETH “微不足道”,未来还将买入更多ETH;并且表示自己不会抛弃以太坊,未来他将继续在市场恐慌时买入。而Zhu Su前脚嫌弃以太坊、后脚加仓的行为理所当然的在社交媒体遭到群嘲。

不过此后的几个月,Zhu Su也确实地履行了自己的承诺,持续加仓ETH,其豪放地姿态给人一种“无限子弹”的感觉。随着ETH被大量的购入,三箭资本也逐渐成为以太坊上最大持币机构之一。

之前还很好奇,三箭资本“无限的子弹”到底从何而来。现在再看,应该与循环抵押借贷脱不了干系,而这种高风险的操作,无形之中也为其如今的溃败埋下了伏笔。

灾难始末

2022年6月15日,Zhu Su的一条推特引爆了加密市场,该条推特称“我们正在与有关方面进行沟通,并致力于将问题解决。”

这句话乍一听没头没尾,实际上却是对市场上流传的关于三箭资本一系列负面消息的回应。其实早在6月14日,坊间就开始流传三箭资本疑似因市场暴跌出现运营和偿付问题。甚至有些人直言不讳“三箭资本爆仓了”。

据市场消息称,三箭资本与Deribit、BlockFi等机构合作贷款,当前已有4亿美元遭到清算,目前正在与相关单位处理后续关系。除此之外,三箭资本今日还传出许多未经确认的负面信息,例如遭客户指控挪用客户资产、正在濒临破产边缘等。

报导还称,在2022年初,三箭资本管理着超过100亿美元的巨额资产,但随着他们公司力捧的项目Avalanche、Polkadot和Ether等,随着Terra事件爆发后价格大跌,该公司已遭受到了重大的损失,其经营也陷入了困境。

而对于上述的负面信息,三箭资本均未做出明确回应。

三箭资本在过去的牛市中,是最活跃的资本之一。其参与了Luna基金会LFG并以BTC储备为Terra系统背书,且在过去半年中大量建仓ETH。

而在市场下行的趋势下,这些行为都在加剧外界对三箭的境况猜测。

综合多个信息源来看,三箭资本的关键资产亏损原因可能在于GBTC、stETH和Luna。

1、GBTC

根据公开资料,截至2020年年底,三箭资本是灰度GBTC的最大持仓者,持有5.6168%的GBTC份额,当时市值约为12.4亿美元。而这些仓位在如今却因为币价下跌、脱钩等因素严重缩水。

众所周知,GBTC是不支持赎回的,只能通过二级市场出售。因此,如果三箭资本计划补Margin call只能在二级市场大量抛售GBTC。

但比特币下跌可能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更严重的是三箭资本似乎在利用杠杆购买比特币。据加密交易员degentrading在其社交网站披露,三箭资本与多个主流借贷平台(如BlockFi、Genesis、Nexo和Celsius等)均有借贷头寸。这意味着如果三箭资本被清算,其波及面将会极其广泛,加密市场或将再次遭受重大打击。

2、stETH

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GBTC危机爆发的同时,stETH也不闲着,近期也正在面临“脱锚”的危机。stETH最近的问题主要来源于循环借贷,。循环借贷的模式加之以流动性紧缺,让stETH的价格同ETH渐行渐远。

而三箭资本似乎就在利用循环借贷加杠杆,但市场下跌却使得其不得不进行大规模抛售。有链上数据显示,三箭资本正通过其拥有的每个账户和种子轮投资地址抛售stETH。

据交易员MoonOverload在社交网站上的总结,人们往往认为Celsius是最大的stETH倾销者,但事实也许并非如此。最大抛售来源极有可能是三箭资本。

两个机构的卖出时机是不同的,Celsius的大部分抛售集中在一周前,而三箭资本则抛售于近两天。MoonOverload认为这些抛售大多看起来像是要偿还他们的债务和借款。

3、Luna

至于LUNA(LUNC)就无需多言,很多观点认为LUNA的崩盘是三箭资本遭遇问题的重要原因。Terra研究论坛成员FatMan表示,三箭资本原本投资的5.596亿美元如今已经缩水为660美元。同时,LUNA崩盘的连锁反应也让三箭资本元气大伤。

结语

导致三箭资本溃败的核心原因,一方面可以归结于Zhu Su对市场形势发生了误判,对加密金融以及比特币的走势过分乐观,以至于产生了巨大的决策失误。持续加重的杠杆,使得在行情下行时只能不断补仓,却无法抵挡整体的下跌趋势,只能眼睁睁惨遭清算。

当然,除了决策失误,三箭资本似乎也欠缺了一些运气,恰好赶上了加密史上最大的崩盘败局之一——Terra &LUNA暴雷。今年2月,Terraform Labs成立了LFG,以支持UST同美元的挂钩,并成功融资十亿美元。该轮融资由Jump Capital和三箭资本牵头;而随着LUNA暴雷币价归零(将近),LFG的亏损率超过90%,当然三箭资本也没办法置身事外,同样损失惨重。

这次暴雷无疑让三箭资本的抗风险能力大大减弱,彻底暴露在市场整体下跌的趋势风险之中。因此才酿成了今天的局面。但除此之外,过高的杠杆也确实是无法忽视的因素。想在熊市生存,我们和机构都需要引以为诫。

本文来源:陀螺科技 文章作者:老雅痞
收藏
举报
老雅痞
累计发布内容39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陀螺科技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老雅痞专栏: https://www.tuoluo.cn/columns/author1286748/

本文网址: https://www.tuoluo.cn/article/detail-10099284.html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科技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